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呱呱鸟的博客

每一份淡淡的忧伤都是人生路途上拾得的美丽情绪(本博客原创文章如有报刊,谢绝转载)

 
 
 

日志

 
 

追雪(原创日志)  

2018-01-31 16:12:02|  分类: 采花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31(原创日志)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追着大雪,满山转,似跨父逐日。
    这几日,雪下得真是过瘾。积雪未及化,新雪又接踵而至。老天爷兴至所致,这里一,那里一,都是恰到好处的笔墨,万物犹如洒了一层糖霜。老天爷不仅是位出色的艺术家,还是个纨绔子弟,大手一挥千金散尽,这里一把,那里一阵,漫天飞舞起鹅毛大雪。不多会儿工夫,堆堆叠叠,屋宇树木都覆上一层松软的白雪,天地一片苍茫。
    雪压鹿胎山,福降剡溪城。站在鹿胎山顶,但见剡城寒白如童话里的城堡。洋洋洒洒,雪花落在青砖黛瓦间,古老的县城披上银装,分外肃静,大家闺秀般端庄秀丽。
    写到鹿胎山的雪,“雪夜访戴”的典故是如何也绕不过的。《世说新语》原文写道: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东晋年间的那一场大雪,造就了这段千古佳话。戴安道所在村落就是现在鹿胎山脚下的戴望村,历史从未走远,纷扬的雪花拉回了那一段尘封在古书中的往事,鹿胎山因此蒙上一层古朴气息,和着山中古塔上的风铃声扑面而来。
   山腰的亭子里传来泠泠的乐声,有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在跳舞。我是听到舞曲就迈不动脚步的,脱了外衣,混入人丛,如鱼得水。亭外雪落无声,曲子响起,如丛林雾起,打破万籁寂静。亭子里跳舞的人,不也像莽苍天地间纷扬的飞雪吗?相依相存,各不惊扰,这才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之道。
    曲终雪未停,只见积雪又深半寸许。放眼望,天地一色,白茫茫无问东西。遥想大雪中的深山,“三日柴门拥不开,阶平庭满白皑皑”,这样的大雪想必用不着三日,一夜飞雪,柴门就会难开了。
    贾平凹短篇小说《文物》中的马氏一人住在大王堡山洼里亭子旁的一间茅屋中,有年冬天,下了场大雪。天稍晴,她拄了拐杖,去大王堡集上出售花籽得钱买粮。回来时,不小心滑了一跤,跌昏在一个雪窝里。醒来发现折了腿,抬头已能望见自己住的亭院,就向亭院爬,爬两步,滑下一步,最后冻僵在雪地上。琼瑶般的雪花,竟也有如此凶险的一面。
    落雪的日子,天光比平时暗淡许多。此情此景,总让人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端起中国古诗词中温暖了千年的这杯酒,谁不会爱上下雪天呢?
1月31(原创日志)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1月31(原创日志)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1月31(原创日志)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2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