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呱呱鸟的博客

每一份淡淡的忧伤都是人生路途上拾得的美丽情绪(本博客原创文章如有报刊,谢绝转载)

 
 
 

日志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二)  

2011-11-04 08:10:21|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二)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落雁在“一口香”的日子是快乐的,自己开一家蛋糕店的梦想在沉重生活的不远处向她招手,象阴影里的一缕光,象早春枝头的第一朵蓓蕾。

       有梦想的人是快乐的,有追求的人是充实的,自从跟莫戎去大连后,这是落雁从未有过的感觉,跟莫戎在一起好象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抬头望不到一丝光亮。

       如果日子能够以这种姿态延伸下去,那也是好的。可人们不是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吗,生活常常以出人意料的一面呈现。

       那是个落雨的夏日黄昏,一家大公司临时在“一口香”订了五十八个生日蛋糕,要求第二天八点前送到五十八位当天生日的员工手中。

       接到这大笔订单后,店里上下员工---其实只有落雁,一名学徒还有一位叫卖人员,再加上王老板,一起加班加点,做好到深夜十二点多才完工。

       学徒和叫卖人员先走了一步,落雁因为要完成最后一个蛋糕上的奶油花饰而落在了最后。当落雁完成了最后的工作,转动着因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而僵硬的脖子时,一双大手象钳子般从身后紧紧箍住了她。

       受惊的落雁发出一声尖叫,拼命想挣脱那双在她胸部乱摸的大手,可柔弱的落雁哪是虎背熊腰的王老板的对手。一头羔羊在兽性大发的野狼面前,除了等待血淋淋的命运外还能有其他选择么。

        一股臭哄哄的大蒜味随着一张胡子拉碴的臭嘴贴上了落雁山茶花般的红唇,娇艳欲滴的花瓣被尖硬的胡子扎破了,揉碎了......

       对生活刚刚有美好憧憬的落雁在这个落雨的夜晚被强暴了。

       落雁哭泣着冲出蛋糕房,暴雨倾盆而下,撕裂了漆黑的夜色,雨水不住地流仿佛那是黑夜的鲜血,街边黑压压的树枝象妖怪的魔爪在风雨中张牙舞爪。落雁衣衫不整地赤脚走在大街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条条缕缕,遮不住她颤抖的身子了,她几乎半裸着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出租屋。

      落雁羞辱难挡,她站在水龙头下不住地冲洗,希望能洗去被蹂躏的肮脏;她不停地用香皂擦拭全身,希望能洗净留在身上的羞辱。

      在水龙头下冲刷了三个小时,两块香皂都洗光了,可落雁还是洗不去心里的龌龊。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这么残忍把女儿一个人丟在这个污秽的世上,你们走了谁来保护女儿,奶奶,可亲可敬的奶奶,你为什么也不管落雁了,让落雁一个人在这个无路可走的世上任人欺凌。落雁欲哭无泪,泪已哭干,心已撕碎,这诺大的世界怎么就没有一个弱女子立足之地?

        闭上眼,面前是王老板扭曲的狰狞的脸,睁开眼,仿佛看到父母和奶奶在对着落雁招手。绝望的落雁找出她平时睡不着吃的一瓶安眠药,一仰头,全部倒进了嘴里......

                                               (  十二  )

       易茗是很少去这种场合的,一向循规蹈矩的他是某知名晚报的一名副社长。这天因报社里一名编辑的长篇小说出版,为了庆祝,杨编辑在酒店请客,饭后又被大伙怂恿着来到了“红玫瑰”舞厅。

       大伙在包间里又唱又跳,霓虹闪烁,光怪陆离,身边是涂脂抹粉的小姐,喜欢清静的易茗走出包间,站在走廊尽头抽烟。

       一支烟抽完,易茗用脚尖捻灭地上的烟蒂,慢慢地踱到包厢门口。在快到门口时,一位红衣女子从另一个包间冲出来,走到刚才易茗站着抽烟的地方,一手扶着墙,一手按住胸口的衣服,对着垃圾筒哇哇地吐起来。

       易茗抬脚想走进包厢,这种地方还是少管闲事好,可他又觉得这样走开不礼貌,走廊上只有他和红衣女子。

       就在易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时候,红衣女子忽然蹲下身子,蜷缩着,很难受的样子。

       易茗只得走上前去:“姑娘,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很快就会过去的。”红衣女子受宠若惊地抬起脸。

       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见那是一张十分标致的年轻的脸,柳叶眉,鹅蛋脸,短短的头发更增添了几分俏丽,美丽的丹凤眼中有着说不尽的幽怨和哀愁,仿佛在向易茗恳求着什么,淡淡的脂粉遮不住她娴静的气质,浓浓的酒气掩不住她儒雅的书香气,她象一朵红玫瑰在夜色里静静地绽放馥郁的芬芳。

       红衣女子走了,易茗却还在那里发呆。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看她的长相象个良家女子,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喝酒?她有着怎样的故事?

       杨编辑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看着走进包厢的易茗,他已不象往日般守规矩。   

       他摇晃着拿出手机,又摇晃着对着手机大喊:“老板,叫你们这儿最有名的‘红玫瑰’小姐来陪我们社长唱歌。”

        易茗走过去夺下杨编辑的手机,扶着他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水。

       约摸过了十分钟光景,门开了,雷鸣般的音乐声里,进来一位姑娘,坐在易茗身边,正是刚才那位红衣女子。(未完待续)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二)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尊重原创,谢绝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http://zsp932110375.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7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