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呱呱鸟的博客

每一份淡淡的忧伤都是人生路途上拾得的美丽情绪(本博客原创文章如有报刊,谢绝转载)

 
 
 

日志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七)  

2011-11-11 08:09:12|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七)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十七)

      “ 嘀嘀....嘀....”有人在楼下按汽车喇叭。

       落雁推开窗门,透过窗台上斑驳的铁线莲,看到易茗站在一辆崭新的黑色奥迪车旁,仰着头对着她笑。

       易茗刚在三个月前为落雁买了一套单身公寓,公寓坐落在城北一个幽静的小区,附近绿树掩映,楼下的小径旁时时有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探出头来。

       此刻落雁正穿过一丛野蔷薇,脖子上的淡紫色纱巾不小心勾到了小径旁的花枝,她轻盈地微仰着头偏过脖子,用右手轻轻地摘下缠在花枝上的纱巾,重新围在雪白的脖颈上,快步奔到易茗身边,象一朵浅紫色的云彩投入易茗怀里。

       易茗右手环着落雁的腰,左手食指成勾状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昨晚睡得好吗?”

       “好!梦见易茗哥了呢!”落雁总是喜欢叫他易茗哥,在她心里,易茗比爱人更亲近一点,叫易茗哥感觉两人除了有肌肤之亲,更有了血缘之亲一般。落雁心里是那样的想要亲近易茗,如果可以,真想把自己和易茗揉碎后再重新捏两个人出来,这样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了。

       落雁拉着易茗的手围着新车转了一圈。“易茗哥早该买一辆车了,为了给我买房子,委屈易茗哥了。”

       “来,上车!带你去江边。”易茗打开车门。

       “易茗哥,最近晚上我不再做噩梦了,以前常常半夜惊醒,会一下子坐起来呢。”落雁欢快的声音象一束山野的花在汽车后面飘扬,仿佛还带有晨露的清新。

       或许是以前生活得太压抑,晚上常常整晚睡不着,睡着了也是做乱七八糟的梦,比醒着还要累。自从和易茗在一起后,落雁失眠的症状不治而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一个个困扰她的噩梦被一朵朵太阳花般璨灿的美梦所替代。落雁再也不用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吓得呜呜地哭,原来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日子好过了,连做的梦都是那么的甜美。

       车窗外的景物随着车速飞快地向后退去,就象那些旧时的噩梦,前面的风景秀丽如画,落雁轻轻地握了握易茗放在换档闸上的右手。

       江水在春季总是比其他几个季节丰满一些,落雁挽着易茗的手走在江畔的小路上。

       喜欢倚在易茗身上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落雁紧紧贴在易茗身上,象一棵菟丝花缠绕着大树,袅袅婷婷地依附在树身上。

       田陇上的玉兰在阳光里绽裂开了今年的第一枚花蕾。白色的花骨朵诉说着蕴藏了一冬的恋情,那里有雪花的美丽传说,有冰霜的一季相思,在三月早春的阳光里隐隐盛开着去岁的风情。

       玉兰树下的泥土踩上去好柔软,象新烘培的蛋糕松松软软。树旁的小草也拱出了地面,浅绿色茸茸的一大片,春天真的来了。田埂上盛开着不知名的一些小花,五颜六色,象一个个纯真的笑靥。

       两人找了江边的一个石级坐下,落雁把双脚搁在易茗大腿上,眼光温柔得象采蜜的小蜜蜂,仰着头看着易茗好象仰望着的是天上的太阳。

       天上的太阳正温柔地把阳光铺洒在大地上,暖暖的光粼粼地照在江面上,仿佛无数朵银色的小花霎时开放在水面上,如果这些花开在心河里,那就是心花怒放了。

       易茗微笑地看着貌美如花的落雁,心里喜滋滋的。

       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福气在一生中觅得一个红颜知己的,何况是这样一个才色俱佳的女人。

       想到这里易茗动情地把落雁拥入怀里,落雁象绵羊般温驯地伏在易茗臂弯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太阳暖暖地照在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世界仿佛只剩下阳光和温暖,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心灵花园。

       两人常常这样坐在江边看太阳,看江花一朵一朵地开在太阳底下,听江风一拨一拨地从附近擦身而过,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心中初恋般的感觉却分毫未减。

       日子过得真快,春去秋来仿佛只是昨天的事,又到了秋高气爽的时节。

       不知什么时候,江边的灯心草越长越茂盛,彼时已长成了一个错落有致的小草地。

       身穿深红色羊毛衫的落雁象一朵红色的云彩在草丛里时隐时现,她不时用两手做成喇叭状对着天空大喊:落雁爱易茗,我是你的灯心草。咯咯的笑声在空旷的草地上空飘荡,久久久久没有散去。

       易茗悄悄从另一边抄近路向落雁靠拢。

       “落雁爱易茗,我是......啊呀”落雁清脆的声音被易茗的一个突袭拥抱嘎然而止。

       灯心草一阵晃动,空气里梨出了黄昏落日的香味。

       “易茗哥......”易茗把落雁从灯心草丛里拦腰抱起,不顾落雁娇声求饶,象一头捕获猎物的东北虎,叼着猎物头也不回地向一旁的奥迪车走去。

       落雁一路上不停地对着易茗做鬼脸,还用手指尖去拔易茗唇上短短的胡子碴,易茗不理她的打闹,把她塞进车里,自己也紧跟着进去,“篷”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落日的余辉斜斜地照在车身上,两只黄色的小蛱蝶在灯心草上方飞旋,车门紧闭的奥迪车在一边轻轻地晃动,渐渐地车子越晃越剧烈......

      远天露出了一抹绯红,象一位羞红了脸的女子。只有那一片灯心草在斜阳下静静地等候着什么......(未完待续)

      

蔷薇印[原创小说连载](十七) - 呱呱鸟 - 呱呱鸟的博客

 

  (尊重原创,谢绝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http://zsp932110375.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